1000万英里的飞行里程也不会成为人生的里程碑,关于一个人的生活和他所追求的爱情

还好,《在云端》没有沦为一部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俗套正剧。

图片 1

看完《在云端》后的一些感想,关于一个人的生活和他所追求的爱情:
也许,人需要两个自己,一个自由的一个世俗的。
我是从片中Ryan一开始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开始思考:

图片 2

Alex对Ryan说:我是成年人,而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Ryan的眼神有一点无措。他成了输家。

“我以前想过无数次这个时刻了,想象我们坐在这里的对话。”

起初Ryan有一种独有的优越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生活理念,这种理念使他潇洒、干练、自由。直到天真的Natalie向他说ALex在他面前有那么幸福的笑,暗示Ryan要把一种自由的喜悦和幸福抓作爱情不放,从此动摇了Ryan的信念。

原标题:霍建华:不需要社交媒体,更希望作品有质量

并不是说谁先走或者谁付出的感情多,谁就是输家。而是在一段关系里,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那个人,一定是失败者。

“你想说什么?”

于是后来Ryan在演讲的时候否定了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他想要往背包里装东西了,他回到过自己的房子,然后他觉得空荡忽然想尝试要个家了,想安定下来,找一个爱人生活。Ryan在演讲的时候解脱的笑了,他自以为自己豁然开朗了。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初恋的少年一样,盲目的不计后果地去见自己爱的人,去追求自己的未来和幸福。

“爆火”的感觉让人感到恐慌,过度的被关注甚至一度让霍建华不敢出门,对外界充满了防御,“后来想,我干吗不敢出门啊,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不敢出门?”

Ryan可以一直扮演浪子的角色,把人生当做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不必在乎那些短暂的露水情缘的对象,而是把她们像收集邮票一样一张张地贴进自己的性伴侣清单。

“我都忘记了。”

跟随着Ryan去到Alex家,在这过程里我也不知不觉被Natalie少年般的天真的对爱情的理想灌输了。直到Alex开门后。一切都不言而喻了,我并没有惊讶。一开始Alex出场的时候,怎么会不猜到这样一个熠熠生辉的商务美女,是一个爱情事业两丰收的幸福的母亲。只是我们跟着Ryan,被Natalie的天真冲昏了头脑。原因是,那样的爱情理想是我年少时有过的,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但后来的你就会知道,那只是像童话的东西。

两年后,再采访霍建华,感觉他变了。

可是,他也动心了。

“没关系,人人都有那么一天,记不住事情。”

本来Ryan的生活是独特的洒脱与自由,使他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然而他为Natalie天真的理想幼稚的爱情献身实践,就注定着他会失败(就他的生活和他改变想法以后所期盼的生活来说)。如果Ryan始终坚持自己的空背包理念,或者最多到带Alex参加妹妹婚礼甚至date就此打住,那么他和Alex本来可以双赢的,现在Ryan输了。Alex呢,如果她以后再也见不到Ryan了,那么至少她也没有赢。

变得更健谈,更开朗,也更松弛了。“我这两年确实有很大的变化,愿意打开自己去谈很多问题,可能这是一种成熟的返老还童,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多严重的事情了,也想让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服一点。”

他以为自己可以操控生活,对生活颐指气使,但不是,他的感情来得有点突然。那些中点转换时的短暂体温,让他猛然间有了想要安定的冲动。所以他拿着地址立即飞赴ALex的城市,于是便出现了Alex拒绝他的一幕。

这是Ryan在达到目标1000万里程,晋升为终身超白金尊享会员时与机长的对话。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是满满的孤寂和落寞,而不是兴奋和喜悦,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

Alex在影片中无疑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在影片中Natalie对她说过,你真是太美了,希望我15年后也和你一样。虽然现在的Natalie坚信的着唯一安定的生活和唯一稳定的爱情。但我觉得影片中她这句对Alex说的话是一个极大的暗示(就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的思考上)。

舒服和自在,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对永远被外界关注的霍建华来说却没那么简单。他说,他没有一颗想当偶像的心,不喜欢做偶像,也觉得自己撑不起这个词。

说起来好笑,Ryan在Alex家门口遭到拒绝的一幕,让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小男孩,一开始并不喜欢一个玩具,便把它扔在一旁,有一天,他猛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喜欢它了,于是回头去找,他满心肯定,这玩具本来就是他的,只要他想要了,它一定还在那个角落等他。所以Alex拒绝他的时候,他很无措,这不是我的玩具吗?它怎么不在了?

“生活到底有多重?假设你背着一个背包,感受勒在你肩上的背带,感受到了么?我要你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入这个背包,从最小的物件开始,书架上的,抽屉里的,零食,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感受重量不断增加。现在开始往里面装大点的物件,衣服,桌上的东西,台灯,毛巾枕头,电视机。现在它应该不小了,再往里面放更大的东西,你的沙发,床,餐桌,汽车,你的家,把他们统统装进去,现在,试着走走,是不是很沉重?这就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我们不断的给自己增重直到寸步难行,我们绝不容许一个失误。现在我决定把你的背包烧了,你决定从里面拿出什么?照片?照片是给那些记不住事儿的人准备的,告诉你们,把所有的东西都烧了吧,想象一下,明天早上起来,孑然一身,轻装上阵吧!

Alex说,她想要的Ryan是她生活的避风港,生活中的一段插曲,当然Alex是喜欢Ryan的或者也爱Ryan(但这没有必要说明)。Alex有Natalie所追求的的爱情和幸福,但换一个角度这样的幸福也是人生的一大枷锁和束缚,如果你忠于这种束缚,
天真地忠于这种束缚,它不会怜悯你给你温柔,这种囚禁的痛苦不断地积累最终会使你崩溃。Ryan那个不幸福的分居的姐姐我觉得她在影片中是一个对比和暗示。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ALex知道生活是生活,露水体温是露水体温。这当然不是一两句道德可以说清的东西。作为三十多岁的两位成年人,Alex以为Ryan在这一点上和她有着共识。而Ryan显然没有做好准备。

这就是Ryan的背包理论。人,生而孤独,孤独地生活,孤独地死去。他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减法哲学,在扮演着浪子的角色,把人生当做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不必在乎那些短暂的露水情缘的对象。他以为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直到他遇见了Alex。

Ryan,从前的Ryan是积攒里数为梦想的Ryan,在云端的Ryan,而我把后来的他叫做完全在了云端的Ryan,这样的转变有些不甘心伤感也有些解脱的夹杂,我觉得最能反映这些的是他对机长说,他已经忘记要说什么了。有一个细节,当空姐要宣布他积攒的里数是,他说了一句NO,在这一刻来临是一个小小的讽刺:是你完成了这一个梦想却与那一个梦失之交臂,还是,那一个梦的破灭用这一个生命中的梦想来补偿使这一个梦想如此的受辱,后一个梦使前一个梦想失去了尊严,或者其他太多的东西不多想不用细想,总之你在这时的感情是无力的和茫然的。

他至今没有开通社交媒体,只想靠作品说话,被问到流量时代为何要如此特立独行,他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们不该随波逐流,我们要有自己的想法。”

很多人在探讨这部剧里的孤独主题。也许每个人都注定了孤独。Alex有家庭有爱人有孩子,但如果她不孤独她不会和Ryan勾搭;Ryan看起来洒脱,来去无牵挂,但如果他不孤独他不会想要和Alex安定下来。只是生活这碗汤的况味,总要每个人都亲自品尝过才能有所体悟还不一定能言表。所以他们对各自的结局都无能为力。

当他意识到,人生的意义,婚姻的意义,就是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最重要的回忆,有一个“副驾驶员”共同陪伴,不再独自一人。当他猛然间有了想要安定下来的冲动,当他不顾一切飞奔去找Alex时,发现她有家庭有孩子,对方只是把他当做生活之外的调味剂。

如果从前的那个Ryan的话那么他和Alex是平等的,是可以有一段有始有终的完美的爱情的。现在的Ryan只能连OK都不能说再见再也不见,独自飞向孤独的云端。但我觉得Ryan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生活理念,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可惜的是他原本的梦想在不应该实现的时候实现了,也许他该有个新的目标?当然这无关紧要了。

A

也许,Ryan该知道,1000万英里的飞行里程,不会成为他人生的里程碑。

当Alex问他,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时,Ryan沉默了,无语了。正如Alex所说,Ryan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之前所做的不过是把生活的种种从背包里面拿出来,漂浮在云端。当他开始慢慢放松自己的坚持,冲破自己心理的防线,勇敢从拒绝到接受时,才发现,自己被拒绝了。这就是命运和生活给他上的一课。

我觉得影片并没有否定空背包的生活方式(但这种不普通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必然也只能是极其优秀的人才能去追求的),而是描写了人们在各种梦想道路理念和这些生活方式之间的选择以及这些梦想理念生活方式是怎样发生冲突和作用的。当然裁员的片段也有一些关于追求梦想,走过的人生的段子。但它们都很少,也不主要,就不说了。

拍电影,紧张感从未曾消失

如果你一开始选择了浪荡,那么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归安稳,你需要做好最好和最坏的打算:最好的是你在想安稳的时候,碰上了能满足你安稳目标的对象;最坏的是你想安稳的对象和你并没有同样的共识,比如《在云端》里的男女主角。但也许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当你想安稳的时候,你连这样的对象都找不到碰不上。于是你只能被孤独终老。

在影片中,我同情Ryan,同情他看似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却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欣赏Alex,欣赏她拥有不容颠覆的相对完整的世界观,拥有完整的自我,并且对生活有着通透的了解。

另外虽然电影不是讲述爱情的但它之中有对爱情的观点。当然这些是次要的,有些自己的观点:改变了相识时的我们的爱情是不可能继续的,它必然要消亡;真正的爱情不是束缚和追求,它是才华的相遇。

编剧饶雪漫在创作《大约在冬季》剧本时就想过要找霍建华出演男主角,“但考虑到他片酬比较贵就去问了别人,问完发现更贵,又回来找他。”因为和霍建华从没合作过,饶雪漫也担心对方不答应,便请好友林心如吹了点“枕边风”:“是心如帮我把剧本转给建华的,确实他太久没有演戏了,刚好看了以后很喜欢,但又有一些紧张。”

这个时候,你一定不是生活的主宰者,而是向生活渴求运气的乞讨者。

成年人的好处就是,你可以为自己设定一种想要的生活模式,然后按照它去生活;但是请别忘了成年人的责任,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对演戏,尤其是在电影上的发挥,霍建华一直有种紧张感,他曾说电视剧有很多集,可以慢慢弥补;但电影就那么一百多分钟,必须将所有的能量集中起来,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挥好。

在男女主角间,我偏爱女主角,并不是因为觉得她的生活圆满,有家庭有艳遇,而是因为她对生活的透彻与完整的自我。成熟并不是我们安上紧箍咒,从那只狡黠的灵猴,变成了模样含糊的路人甲,成熟是有着不容颠覆的相对完整的世界观,是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世界观。Alex有,Ryan没有,所以他才想要从一种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生活。而老天爷并没有从了他,这便是命运给的一课。

如果你一开始选择了浪荡,那么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归安稳,你需要做好最好的和最坏的打算。最好的是你在想安稳的时候,碰上了能满足你安稳目标的对象;最坏的是你想安稳的对象和你并没有同样的共识。这就是选择,有得必将有失。

而在这部新作中,霍建华的紧张感从未消失:“我电影拍得少,主要是性格原因,慢热,一开始我会站在理智那方,经常进不去角色,没办法一下子就把自己交给一部戏和那么多人。还好过程中他们给我很大的信任感,让我去相信这个故事。”

但是《在云端》之所以没有沦为俗套,就在于Ryan最后还是回归到了他空中飞人的生活。从成熟这个角度来讲,这可能也算是Ryan的一次中年成长吧。吃了命运的闭门羹,他重新回归一开始为自己设定的人生角色。这样,也算是相对完整和不容侵犯了。

谢谢你

电影《大约在冬季》

而成年人的好就好在,你可以为自己设定一种想要的生活模式,然后按照它去生活;但别忘了成年人的责任: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在我想你时你也在想我

以前工作,霍建华最爱坐在角落里沉思,他不会把手机带到拍摄现场,也不会睡觉,怕精神涣散。但《大约在冬季》拍完后,每个人都知道霍建华这一次“越拍越开心”,可镜头一开马上又要投入到齐啸的痛苦情绪中,这种悲喜更迭让人吃不消。不过,因为这部戏,霍建华和齐秦成了哥们,“那是齐秦诶,伴随了很多人青春岁月的齐秦,从我上中学到步入社会,他的歌一直都在我的生命里,以前很难有交集。”他想了想,露出满脸幸福感:“有时拍电影就是这么妙,我从没想过若干年后,可以在齐秦的歌里演一个角色,成为参与者。”

祝福你

B

早日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

除了表演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在霍建华身上,你常常能发现一些老艺人的做派。敬业、专业,以十二分的热情投入工作,很大原因,是他认为演戏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唯一,也非常希望坚持做下去的一件事,有时候他假想如果没有了表演是很令人恐惧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虽然演绎了大大小小数十个角色,但霍建华并不认为那其中有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物:“我更想演一些生活化的东西,而不是刻意去扮什么高大上,传达什么正能量,我是现实派,并不是那种理想派或者天马行空型的。观众看到的应该是关于人性的东西,而不是特效和花里胡哨的噱头。能让人回归到最单纯的状态去欣赏电影,是我觉得做演员最有价值的地方。”

电视剧《如懿传》

去年的《如懿传》中,霍建华饰演的乾隆被原著迷们戏称为“渣龙”,这是个既多疑、城府又深的角色,他同意接演,完全是从演员的角度出发,对他而言,当演员最过瘾的就是可以深层次地刻画人性。

但这之后,他明显放慢了脚步,再也不是那个一年有五六部作品待播,三天两头地挂在微博热搜讨论榜上的霍建华了。“如果没有合适的,我不想轻易去拍戏,很多时候还是要看缘分,有些戏没有缘分,不合适的话,就不拍了。”

C

爆红曾让他恐慌到不敢出门

前几年正值“霍建华年”,奔波于剧组、影视作品宣传之间的他,以几近饱和的工作量度过每一天,《花千骨》的热播,《他来了请闭眼》的持续助力,让他彻彻底底地“爆火”了。但他发现“爆火”的感觉会让人感到恐慌,过度的被关注甚至一度让他不敢出门,对外界充满了防御,“后来想,我干吗不敢出门啊,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不敢出门?这两年我经历了很多,可能两年发生的事情抵别人的十年、十五年。最大的改变就是,知道了只有自己舒服才最重要,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都能坦然接受,包括结婚生子,更坦然地去面对自己、面对周围的人。”

电视剧《花千骨》

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

这两年,霍建华参演了几部电影,但却一直不如在电视圈红火,开始有人对他的演技进行分析,其中不乏质疑。减少了的曝光量,放慢了的接戏脚步,似乎验证了“霍建华没有以前红了”的猜测。问他,靠销声匿迹换来的平淡期会不会多少有些小失落,“当然不会,我从来不在乎这些。演员始终不能一直处于高强度的曝光或永远被热情的粉丝所簇拥,我一直认为有些层次会更好一些。当你到了一定年龄,就知道自己要有所沉淀,要懂得生活,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一年拍七部电视剧,没有生活了。”

他感叹“作品少”不是坏事,“年轻的时候把量冲上去,用工作填满时间。到现在这个阶段,我突然觉得不用接那么多了,也不需要拍那么多,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戏的质量提得更高一点。”

沉默了几秒,霍建华说,“这一两年大家对我私人生活的关心足够多了,我想哪天大家只关注我的表演而不在乎其他该有多好。我也想成为戏骨,小骨就好,花千骨。”

“没有社交媒体,照样有戏拍”

在每个艺人都要靠网络“营业”来拼流量的时代,霍建华却是特殊的存在,不仅自己不开设社交媒体,去年9月12日,他的华杰工作室官微也正式宣告关闭,并写下“从今以后,只想用最纯粹的方式和大家交流”的个性宣言。

“因为本来就不需要,那个东西对于电视、电影没什么帮助,该有的作品还是让观众纯粹地看吧。”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自2002年出道至今,霍建华一直是网络绝缘体,网上流行什么他知道得不多,就连朋友圈和头像都不更新,他笑说自己被别人调侃是“从山里来的人”,“微博很流行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我说我没有。别人疯狂劝我‘你这样怎么行啊,你必须要有,要不你混不下去’。我那时就放言要做一个没有微博,但依旧有拍不完戏的演员。”他话锋一转:“你看,到现在我也没有微博,但我还是有很多戏。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不能说得太绝对。我虽然不是很自信,但骨子里还是很有韧性的。”

新京报:如何定义《大约在冬季》中齐啸和安然的爱情,你觉得是悲剧吗?

霍建华:也未必,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美,不管是友情、爱情、亲情,不可能永远如鱼得水,人生总会有遗憾。

新京报:在作品中演了这么多的爱情故事,会对你自己的爱情观产生影响吗?

霍建华:不会,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不会把自己的人生观放在里面。

新京报:上一次采访时,你曾说自己没法像胡歌一样潇洒,去进修或者读书,这两年对于这个问题的心态有变化吗?

霍建华:答案依旧是不一定,每个人的生活规划不一样。我有我的规划,也有我的生活节奏,但现在看来我觉得我和他都安排得很好。

新京报:你会在意,别人将你在电影和电视剧方面的成绩做比较吗?

霍建华:不会,因为都是影视。现在看来我的确电视拍得比较多,但那不重要,我始终就是一个演员,假如有人说你电视剧演得比电影好,我也无所谓。但唯一不敢碰的就是话剧,因为我习惯没有观众的现场,也很喜欢封闭起来去工作。

新京报:表演上,离你内心的标准还远吗?

霍建华:还差得很远,但我也不会回首以前了,现在只想,每一步都有一些突破。

新京报:想怎么去接近这个标准呢?

霍建华:就像以前仙侠剧之类的我演了很多,这些更多是技术含量的东西,何为技术含量?就是你在绿布下去做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你的信念感、想象力会很强,但没有把内心展现给观众看。后来,我想拍一些更人性化的作品,像《如懿传》。现在我越来越想拍人性化的东西给观众看,好与不好没关系,但要写实,不要以前那种完美男子啊,或者是很帅的男人,这些感觉已经吸引不了我了。

新京报:不拍戏的时候,怎么安排生活?

霍建华:就是生活嘛,我不想在没戏上档的时候却还是总在观众面前曝光,我不是那样的人。还是需要有作品,那样让我觉得顺理成章,这也是我对自己职业的一个认知。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