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顛佬正傳版的超級英雄,誰該為關史黛西的死負責

DC和Marvel其實是多年來一直在較勁的冤家,特別是M記复聯出征之後DC也發動了攻勢–綠箭俠,第一季默默的登陸電視銀幕,以奧利弗這個富家子弟轉變成蒙面英雄的過程,故事色調也偏向蝙蝠俠,令大家都沒有發覺DC隱藏著的莫大的野心。第二季中的一位少年的突入,令DC的野心浮出水面–巴利–閃電俠,作為DC三巨頭之一的閃電俠在另外一個英雄的電視劇中出場,我還記得那時的我是如此的津津樂道。不其然,DC很快就宣佈閃電俠作為獨立電視劇出場。然而兩個英雄作為獨立的線來說十分單調,但一個人物的出現令兩條線重合上–弗希利蒂,她是誰,不認識的人以為她是虛構的人物,但有著這名字的她注定了是一位英雄的女友。但她的愛情史使其成為了英雄劇的中轉站,一季到三季以來,綠箭俠→閃電俠→原子俠。新人物的出現都和她有著奇妙的關係。但DC漫畫中真正的男人卻是在閃電俠中登場而兩者互不相見的火風暴,可見故事還長得很。箭第三季和閃第一季皆為新英雄奠基,要佔領星期一至日的電視市場可說是輕易。相對比M記,以電影市場為主,复聯就是他手上一大牌。我們同樣看得津津樂道的同時,我們也要注視的問題,電影製作期太長,令有些英雄演不下去,蜘蛛俠就是一個警號,Peter換了2次角色,他叔叔也死了2遍,結果還是因為主演不干了又要換人,令蜘蛛俠一次又一次的登不上复聯的大舞台,那這樣的情況會否發生在其他英雄身上,的確很令人擔心。那怕有一天鋼鐵俠或美隊或雷神說不干了,也不知道下一個頂上的人能否再深入民心。另一方面,除了主要角色外其他角色都缺乏自身的獨立電影,如黑寡婦,鷹眼都是輕輕帶過了故事的角色,不明真相的觀眾也不能好好了解這些角色,而复聯2的快銀,腥紅女巫也將會是一種後果(要了解只能依靠百度或維基了)。而電視劇神盾雖然會和复聯的時間線掛勾但始終沒有一些大卡司的英雄(如黑寡婦作為神盾局中一王牌特務卻只有名字出場,Fery局長也就串了一會)串場,還是顯得不足。因此在市場上DC的決策還是比Marvel略勝一籌。

And I could see it,
Right from the start,
Right from the start.
That you would be,
Be my light in the dark,
Light in the dark.
Oh, you gave me no other choice,
But to love you.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铭少万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關死了,摔死的,死得很透。

今年閃電俠也將迎來自己的第一百集了,不知道會不會慶祝呢www

無論是超現實的攝影風格、非線性敘事手法,或是一層套一層,令人疑幻疑真的故事套路,《Legion》令人想起了1996年Ewan
McGregor主演的《Trainspotting》、2000年Jennifer Lopez主演的《The
Cell》、2004年Jim Carrey主演的《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2010年Leonardo
DiCaprio主演的《Inception》等等電影——看來看去,就是不像任何我們熟悉的超級英雄類型片。

但是這些都還好。
智商逼近臨界點的,莫過於這集的二線反派:蜘蛛人的老友,綠惡魔哈利。
他簡直是全片最複雜,最矛盾,最付戲劇張力的人物了!為什麼呢?因為我一直,一直,一直…..想要看懂,他老兄到底想幹嘛?
年少登基,又突然被告知家族疾病會無法根治,誰都會憂鬱,都會抓狂,都會想找方法自救。哈利找到的法子是蜘蛛人,因為他聽說了蜘蛛細胞的研究曾經有自我痊癒的成績,力馬就聯想到了蜘蛛人。
我實在想說:Why?蜘蛛人有當眾脫衣治療嗎?如果沒有,他老兄怎麼會覺得一個十幾年前的企業研究,跟一個變裝英雄有關聯?
但且看下去。哈利召喚好朋友彼得過來,要求蜘蛛人給自己輸血。當然所有看過第一集的看官都知道蜘蛛細胞亂輸血會害死人,彼得改天就穿成蜘蛛人的樣子去找哈利,跟他明說了自己不能輸血給哈利。結果是?哈利抓狂了。他轉而恨起蜘蛛人,認為這傢伙不會給人希望,埋下了最後決戰的伏筆。
看到這裡,我不禁想,哈利老兄的智商,顯然是讓人有些堪憂的。要知道,在科學普及的現代,無人不知,血型這種東西一旦輸入彼此殊異的人體內,瞬間就是碰!致死已矣。蜘蛛人看起來就不太像是人類,這種非人類的血打進你老兄柔弱的身體(根據片中裸身場景!),至死率沒有比輸錯血高,可能嗎?哈利可以相信怪怪變裝英雄就是十幾年前蜘蛛研究的結果,卻不覺得蜘蛛人說血不能亂輸的常識很合理,反而覺得蜘蛛人強他所難。
哈利說自己願意嘗試,人家不蜘蛛人卻不願意當殺人犯,哈利沒啥立場怪罪蜘蛛人。但他還是怪罪了。這不是牽拖是啥?
……ok,我們換個角度想。或許哈利是慌了吧?當下被拒絕而慌張了,沒想清楚事情的嚴重。這樣似乎可以解釋得通。
劇情跌跌撞撞再所不提,哈利挾持了一個董事到達企業地下室,找到他要的蜘蛛細胞備份。他要董事替他打入細胞,董事直言:這細胞打了會死哪!哈利道:我知道!然後就打下去了。打完果然渾身不對?,正當小命垂危之際,他穿上了他老爸發明的綠惡魔盔甲,啟動了治療功能,中合了反應,成了綠惡魔。
這段我實在是不大懂……怎?所以蜘蛛細胞可以用綠惡魔盔甲來治療?那這倆種東西結合後就超強的話,他老爸為甚麼沒有用上就死了呢?反過來說,如果蜘蛛細胞不能用綠惡魔盔甲治療,可是哈利還是克服了蜘蛛細胞的至死性,這又違反了彼得帕克老爸說的,蜘蛛細胞只有帕克一家可以使用的技術原則了。這前後實在說不大通阿?編導是不是該要多演出些解釋才對?
克服了身體障礙的哈利,開心得跑去發電廠兜風,又巧合的在蜘蛛人剛打完閃電人的當下到場。早一點,閃電人的餘波會活活電死他;晚一點,蜘蛛人跟關就雙雙離開了。哈利到底是怎麼神通得知那麼剛好的時機,細想來也很詭異。
看到蜘蛛人跟關在一起,哈利的腦子突然動了全片兩小時最聰明的一次:他猜到蜘蛛人是彼得了!接下來自然是一場死鬥不可免,然後關就這樣被波及當人質而死翹翹了。
哈利的智商堪憂。


你可以把這簡單地視為一種致敬。但我認為《Legion》的編導選擇《A Clockwork
Orange》作為電視劇的點題關鍵字,有更深的考量。在《A Clockwork
Orange》裡,主角是個問題少年,殘忍暴力,是個大變態。為了早日出獄,他參加了一項科學實驗,讓心理醫生通過殘忍手法改變自己的暴力傾向,從此變成一個膽小懦弱,甚至無法有性慾的人。

誰該為關的死負責?
我覺得是……所有人耶。

忘記是MG說的還是GB,他表示整個前五季都是奧利真正成為一個英雄、追尋自我的過渡期,他跌跌撞撞,從Arrow變成Green
Arrow,經歷了父親自殺、母親在面前被殺、妹妹被洗腦、前女友一號死亡、前女友二號死亡、和費莉希蒂分手。雖然巴里不需要奧利那麼長的時間來學習,但也已經進入第三季尾聲了,粉絲還是不滿意現在的閃電俠。

就在你以為超級英雄類型片,已經拍得山窮水盡,很難再有突破時,電視劇《Fargo》的主創人Noah
Hawley,推出了顛佬正傳版的《Legion》。

看到關沒有呼吸的一刻,彼得哭得唏哩嘩啦,不能自己。
戲院有沒有甚麼人跟著鼻酸,我不大清楚,不過看過本片前後兩集的觀眾,大概不會同情彼得太多。基本上,關的死在直接的物理關連上,彼得是跑不掉關係的--他跟綠惡魔幹架,牽連到了關,最後措手不及救不了人。
試著分析了一下:
一,綠惡魔會跟蜘蛛人打起來,前因是蜘蛛人不給綠惡魔(哈利)輸血,哈利怒而解放閃電人,跟蜘蛛人幹架只是新仇舊恨下的補刀;
二,閃電人會給哈利解放出來作亂,動機正是他有一股對蜘蛛人的恨意,不幹掉蜘蛛人不甘心,導至蜘蛛人先跟閃電人打完一場體力不足,才在綠惡魔一戰力不從心;
三,不過這還沒這倆的事。關如果不去發電廠幫助彼得打閃電人,也不會有機會讓綠惡魔後來居上挾持了;
四,接上,然而關到現場幫人,是因為彼得洩漏了他要跟閃電人大戰的事情,阻止關未果;等關到了現場,彼得又被關三兩下說服,同意她留在現場,導至悲劇。

Legion是漫威漫畫世界裡,X教授的親生兒子。在漫畫裡頭,Legion是個很特別的悲劇人物。我們常說某個角色亦正亦邪,其實都只是善良的角色有些怪癖而已,談不上邪惡。但原名David
Charles
Haller的Legion,則是名副其實的亦正亦邪–他有精神分裂症,分裂出來的不同人格裡,有正義的,也有邪惡的,而且每個人格,都有各自的超能力。

再來是主角蜘蛛人彼德帕克。
這集他變了大學生,他全片唯一的煩惱不是:正義為何,而是:分分合合。
他想遵守上一集女友老爸要他不要走太近以免惹到仇家(多像古惑仔的劇情阿!),他老兄卻用匪夷所思的方式保持這段距離。
我實在很難理解:一個人昨天連用本尊跟女友一家吃頓便飯的勇氣都沒有,隔天卻大辣辣戴著面具在紐約大橋寫I
love you還抱著跑給人家拍照,絲毫不怕人肉搜索,是有多低調可言?
最後為了他女友的英國留學,彼得甚至決定要移居英國,當「英國蜘蛛人」。天佑女王!我知道紐約已經有很多超級英雄守護了不差一個蜘蛛人啦,但大辣辣的說要換地點,實在給人一種與其說是在當英雄,不如說是在幹兼差的註腳。

Can’t say how the days will unfold,
Can’t change what the future may hold.
But, I want you in it,
Every hour, every minute.

其他评论请关注:

首先是閃電人麥克斯。
沒甚麼好說,他活像長很大支的迷妹,哈蜘蛛人哈得要死,整天想紅,最後得不到就粉轉黑想殺死蜘蛛人,不可理喻到難以相信他年近四十。

這一集將揭開速度之神薩維塔的真面目,早上就主動看了劇透,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也讓我對第二季的《Legion》不敢太樂觀。惡魔的身份揭開了,主角的謎題解開了,接下來的故事,是否就要回到超級英雄對抗大魔王的公式了呢?當主角不再受幻想困擾,沒有了那些隨時蹦出來的寶萊塢歌舞場面、漫遊太空的場景時,攝影師、剪接師、美術指導等等可以發揮的空間少了,觀眾又能期待什麼呢?還是說,下一季,故事的敘事觀點將會換成另一個被惡魔寄居的角色,繼續玩真假難辨的遊戲?又或是,David會真正分裂出多重人格?

成立好電影的要素太多,硬體是最容易用堆錢就能堆出相當水準的一環。
有了重金團隊,大成本片的攝影化妝絕不會壞到哪,除非導演腦殘到調度過當;
後起之秀的電腦特效,自然也是如此。
本片幕後的團隊Sony Image
Works資歷新銳,投入本片甚多,視覺效果極盡野心。

巴里也一路從第一季哭到第三季了。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美國影視工業的創作人。譬如說吧,超級英雄類型片,已經氾濫得令人望而生厭了。但是,這個電視與電影的類型,依然是賣座或收視的保證,也是資方願意投資的題材。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電影或電視劇的主創人,你會如何另闢蹊徑?

所以,這筆帳應該算在誰頭上?
是補刀的哈利,
主坦的閃電人,
豬隊友的關自己,
還是失手的彼得?
大家集體都來個智商著急,根本找不到誰才是罪魁禍首。我想就乾脆……怪給四位本片編劇吧。
他們是:Alex Kurtzman,Roberto Orci,Jeff Pinkner,James Vanderbilt。
記住這幾個大名,因為他們才是本片最有反派範頭的地下惡棍。
光是允許這些弱智行為登上螢幕,騙走我們的門票錢,總該要付點甚麼責任的吧?

幾個朋友不擔心劇透,所以一天下來做了不少討論跟推測,也談到閃電俠的製作人兼編劇Greg
Berlanti跟Andrew
Kreisberg經常挨罵的事,阿墨說是因為他們把閃電寫得太弱了。

電視劇《Legion》,則和整個漫威電影宇宙,沒有什麼關聯(至少在第一季是這樣的)。在電視劇裡,David一開始就是個被關在精神病院的病人。從零零碎碎的蒙太奇剪接中,我們跟著David走過了他悲慘的童年和青少年歲月。由於擁有心靈感應以及心靈遙控等等能力,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他一直以為發生在他身上的種種異像,都是自己的幻覺和幻聽。為了減輕痛苦,他又濫用毒品,於是,真的和假的,回憶和幻象,交織在一起。除此之外,要控制David的集團,還故佈疑陣,令David和觀眾,更加分不清真與假,好人與壞人。

劈哩啪啦說了這麼多,我現在都很難想像,我怎麼能滿腦子這麼多疑惑下,看完這兩個小時電影的。
不過,如果問我:是不是覺得買票進影院看了這部片,很不划算?
我會說:我不在意。

這是2014年閃電俠剛開播時的訪談節錄:

Much like Oliver Queen took two seasons to fully achieve his hero
status on Arrow, Gustin imagines that Barry’s journey will take some
time, though probably not as much as Oliver’s.

“It’s going to be a much different type of journey,” he said. “I’m
more willing to take on the responsibility of being a hero than Oliver
was at first, and as I have Stephen [Amell] in real life to guide me
through this, Barry really does have Oliver to go to. Hopefully in the
future we can see Oliver guide him.”

《Legion》也在拷問著相似的道德難題。如果碰上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用殘忍的手法改變他,是道德的嗎?如果這名人物很有可能對他人造成威脅,甚至危害世界,在他還沒犯罪之前拘禁他、甚至處決他,是道德的嗎?

我喜歡電光人跟蜘蛛人前后兩次的對戰。
首次在廣場對峙的處女戰,蜘蛛人在談判破裂後轉為戰鬥模式,卻被電極破壞了蛛絲發射器,不知所措;閃電人則在打鬥中逐漸學會了吸收電力的方法,愈來越強。
廣場的群眾演員吶喊,配上全市轉播的頻幕,打鬥會隨臨場反應而不同,很讚。
之後在發電廠的決戰,蜘蛛人開發了不導電的蛛絲(是這樣嗎?我理科不好,看不懂物理說明),閃電人也更強大,吸收了全紐約的電力,幻化成了肉身不存的閃靈鬼魅,跟蜘蛛人飛天遁地的戰個沒完。電光影像很細膩,不時夾雜著火花折射,跟蜘蛛人敏捷的身手互動,彷彿像在跳舞。發電廠的電塔會隨閃電人的「穿越」冒出聲響,在發電廠對戰就像在敲管風琴,用上聽覺的打架亦新奇。
全片最棒的莫過於這兩個場面。不知道是導演還是後製想出廣場跟管風琴的點子呢?這部片的最佳MVP應該頒給他(們)。電光人從當今漫畫主線(終極世界觀)的單純放電超能力者,變成有如吃了自然系惡魔果實的雨人,或多或少是為了遷就這兩段演出吧。

This world can race by far too fast.
Hard to see while it’s all flying past.
But, it’s clear now,
When you’re standing here now.
I am meant to be wherever you are next to me.

不過,我何必想那麼多。好萊塢出色編導人才的鬼點子,豈是我們所能料到?身為觀眾,我們只要等著被取悅就好。

本集這樣的劇情鋪陳,莫說跟十來年前《蜘蛛人》三部曲辯證英雄何物的格局相比,還更似《歌舞青春-驚奇再起》,每個人都娘到極點。
《驚奇再起2》較上集導演不變,編劇則換了三個,如果還要拍續集,麻煩再換三個好嗎?謝謝了。雖說本片主宗視覺至上,還要故事出奇是強人所難,但這次真得慘不人賭。

順帶一提DCEU的超人也是這樣的,尚未開拍的閃電俠電影也是以菜鳥的角度去發展故事,也許這是現在新DC影視宇宙的趨勢?

要談論沉重道德議題,有《X
Men》系列珠玉在前,你能超越嗎?要談個人掙扎,把英雄片拍成文藝片?有李安版的《綠巨人》。要當成動漫處理,有浣熊和樹木當主角,加入大量1970年代音樂勾起懷舊情懷,炒在一起竟又意外和諧幽默的,有《銀河護衛隊》。

我本來就沒有要「賺」回票價,算免去了一層太大的期待吧。
既然是為了那剩下五分之一的幹架入場,對這種預料得到的凡庸,也不會有意外的怨言了。

Can’t say how the days will unfold,
Can’t change what the future may hold.
But, I want you in it,
Every hour, every minute.

比較遺憾的是,《Legion》畢竟是好萊塢體制下的電視劇,無法像獨立電影般“任性”。在好萊塢的公式下,故事到最後還是必須走向正邪不兩立的套路;愛情最大,遇上女主之後,男主必定得到救贖;男主到最後必定能戰勝心魔,高大上的形象,一分都不能少。這些設限,大大減低了思考上的衝擊。

全片文武雙戲比例約4:1。近年英雄片少見的大量文戲,但拍得跟上集《驚奇再起1》一樣糟糕透頂…..不,更甚之。每個人物的思考邏輯,都跳耀的令我不知所措。

All I want to do,
Is come running home to you,
Come running home to you.
And all my life I promise to,
Keep running home to you,
Keep running home?
Home to you .

另外,《Legion》前半段,利用風格化的攝影手法,建構出精彩的主角內心世界,場面調度頗有Stanley
Kubrick、Danny
Boyle等等大師的風範。但是,這畢竟是FX旗下的製作,資金有限,沒有高規格場景和先進特效。當到了後半部,現實的部分越來越多時,便暗暗透露出廉價科幻電視劇的寒酸味。

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因為,我堅信一個大成本商業片的原則:
「不一定太好,絕不會最糟」

對於IRIS,他退讓、希望她幸福,他就是另一個大仁哥。
他知道她愛艾迪,回到過去的時候還記得讓艾迪錄了一段生日祝福,那些後來的艾迪沒來得及說的話。他嘗試開始新的戀情,但他知道IRIS會一直在他心裡。
最後他終於如願以償,卻發現即將要失去她。
一邊聽這歌一邊想這些,使我淚流滿面,因為明白巴里那默默藏了十幾年的愛…..
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看到巴特叫阿公XD

關押David的精神病院叫Clockwork,影迷應該都會知道,這是取自Stanley
Kubrick的經典電影《A Clockwork
Orange》。這部電影也奠定了《Legion》的基調。無論是電視劇裡的風格色調、氛圍營造,都帶有濃濃的《A
Clockwork Orange》的影子。

剩下的兩場打架,就滿普通的。
在燈塔對打會噴射飛行的綠惡魔,單純就是十來年前《蜘蛛人》首集的翻版,只是這回輸得更快更狼狽些,蜘蛛人打完電光人體力不支照樣輕鬆幹掉屁孩哈利。
3522vip ,在片尾跟鋼鐵犀牛機器的對決,則完全就是預告詐欺,這場對決在開始瞬間就切入了片尾曲,顯然是打算放在第三集演出。犀牛人其實很好玩,它是這系列第一個明顯塑造出金屬質感的特效主體,本想看它會有甚麼新奇之處,可惜這擺明要人進戲院看續集的1.5集式策略讓我倒胃口。
總共就這四場劇情要幹,配上開頭的紐約大散步,打戲就沒了。
我不大喜歡3D效果,看到就眼痛,看完整部《驚奇再起2》則抽痛到不行,3D有夠多的。不過這對喜歡3D跳耀效果的觀眾,或許會是凌駕於其他的巨大誘因也說不定,反正跟迷信傳統平面的我大概是沒緣吧。

比起隔壁家的Marc Guggenheim,AK跟GB已經很良心了。

我剛剛不小心劇透了嗎?
好吧,那就再順便劇透多一點吧。

All I want to do,
Is come running home to you,
Come running home to you.
And all my life I promise to,
Keep running home to you,
Keep running home,
To you.

The Flash – Grant Gustin – Runnin’ Home To You

或者說,粉絲也許習慣了漫畫跳躍式的升級變強,卻無法理解為什麼電視劇版本進步的速度如此緩慢?不管怎樣,我是很樂意跟著巴里一起成長的,他每一季都在進步,他每一季也都在經歷各種痛苦與取捨,總有一天他會成為我們都熟悉的那個形象,GG也是這麼說的。這個電視劇的巴里艾倫,不是金髮、不是藍眼,沒有健壯的體格、也沒有堅強不屈的精神意志,選角當時他遭受各種粉絲反彈,開播之後反彈雖有也逐漸少了。每一個角色都在成長、都在改變,我認為那就是電視劇的看點之一。